从新三板到主板 挖金客两大股东离婚案埋下炸弹

  因两位主要控制人之间的婚姻纠纷导致被并购重组失败,第一次IPO也被迫终止,如今该公司再次冲击主板,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过度依赖单一大客户,毛利率大幅下降的问题又摆上台面 

  文 | 《投资时报》实习记者 周与琴 

  离婚还是不离,并不只关乎两个人或两个家庭的事。

  事实上,拟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之间的婚姻问题若不能妥善解决,将对该公司上市之路造成诸多障碍。如最新的反面例证,出现在近日再度申请IPO的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挖金客”)身上。

  李征和陈坤为拟上市公司挖金客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同时也是该公司的最高管理层。李陈二人曾一起创业,并将挖金客推向了事业的高峰。2015年1月,挖金客曾被上市公司亨通光电意图收购,但终因李征与陈坤之间的离婚纠纷而告吹。同年11月,挖金客于新三板正式挂牌(证券代码:834003)。半年过后,挖金客再次提交IPO申请。但在11月,该公司以“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及部分股东结构拟发生变化”为由申请撤回文件终止IPO。

  经过几个月调整,挖金客于近日再次提交IPO申请,拟于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为语音杂志、游戏、动漫、阅读等移动娱乐产品提供内容整合发行、渠道营销推广和产品支付计费等一站式服务。此外,2016年以来,该公司还开始尝试企业融合通信业务。本次首发上市,该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7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2.92亿元,投资于移动文化娱乐整合服务升级扩容项目和移动文化娱乐服务运营基地项目。

  2014年至2016年(下称:报告期内),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148.46万元、3785.53万元及4091.35万元,近三年年复合增长率为38.00%,截至2016年底,其资产负债率仅有2.62%。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挖金客两位实际控制人之间的婚姻纠纷是否已经理清?《投资时报》记者发现,一方面,招股书中称二人为该公司创始股东及一致行动人,直接合计持有该公司64.63%股份;另一方面,招股书又显示该公司除了监事会主席董婷与核心技术人员陈磊为夫妻关系以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相互之间不存在亲属关系。这似乎已经暗示李陈二人已成功离婚,但记者并未于招股书中发现二人婚姻关系解除的明确表述。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一家公司来讲,不论是重组、挂牌新三板还是走上市之路,婚姻关系的纠缠都是重大不确定因素,一旦处理不好无疑会将公司置于重大风险境地。

  “移动家”的孩子

  《投资时报》记者查阅该公司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挖金客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6102.31万元、10025.26万元以及14016.59万元,呈逐年增长的趋势,2015年甚至突破一亿元大关。但如果进一步分析其收入来源,结果却不甚乐观。

  报告期内,该公司直接来自电信运营商的收入分别为944.58万元、3331.77万元及11028.1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5.48%、33.23%、78.68%。其中,移动占比营业收入的12.67%、31.87%和77.67%。可见,挖金客的发展壮大已越来越依赖中国移动公司。

  对一家客户如此高程度的依赖势必将该公司推向不利的境地,若中国移动对该公司的营收产生变化,将极大左右其当年业绩。

  报告期内,该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8.13%、57.62%、40.60%,呈明显下降趋势。内容整合发行、渠道营销推广和产品支付计费是该公司三大现金来源支柱,几乎占据了该公司所有的营业收入,但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上述三大业务的毛利率均呈现下滑趋势,尤其是渠道营销推广业务,从2014年的83.38%直线下滑到38.83%,下滑幅度超过了50%。

  毛利率的下滑最直接影响到的就是挖金客的利润,报告期内该公司的营业利润分别为2717.06万元、4441.69万元和4263.93万元,2016年虽然营业收入增长不少,但利润却出现了下跌。

  据《投资时报》记者调查,该公司自新三板挂牌后,定增非公开发行股票37.85万股,协议价格是120元/股,募集资金4542万元。根据挖金客2016年年报,该公司每股收益0.74元,市盈率高达162.16倍,而同类的公司卓影科技每股收益高达3.62元,市盈率仅9.76倍;墨麟股份,每股收益3.07元,市盈率6.60倍。在同类公司中,挖金客发行价格可谓“站在山岗”,但其每股收益却与其价格难以匹配,超高的市盈率亦让该公司风险增大。

  此外,挖金客自2014年起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享有15%的税收优惠,未来若政府取消该政策优惠,其利润将进一步下跌,每股的收益亦进一步下降。

  记者注意到挖金客已于招股书中表示,随着行业竞争逐渐加剧,如公司未来不能有效向产业链上下游转嫁成本或开拓盈利能力更高的服务品种,则公司毛利率可能存在下降的风险。

  “离婚战”的误伤

  2016年,已经于新三板挂牌的挖金客曾申请过IPO。但停牌半年后,该公司却突然撤回上市招股书,终止了IPO的排队。该公司给出的解释为“因公司战略发展需要及部分股东结构拟发生变化”。

  如此说辞让人不禁联想到半年前曝出的挖金客创始人李征、陈坤离婚事件。2015年1月,亨通光电披露《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报告书(草案)》,拟计划4.32亿元购买李征、陈坤及新余永奥投资管理中心共同持有的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挖金客改制前名称)100%股权。但在同年5月,亨通光电又再次公告,本次交易对方之李征之妻就其与李征离婚事宜已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并缴纳了保全费,造成上市公司拟收购的李征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挖金客信息相应的股权权属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亨通光电决定终止该资产重组。

  此后,挖金客又于新三板挂牌,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认为这家公司没有任何权属争议,可以挂牌。但随后即出现终止排队一幕。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对于任何一家公司,婚姻关系及其连带的股权问题的解决都将对公司产生巨大影响,这部分处理不好无疑会将公司置于重大风险境地。

  责任编辑:

2017-06-29 20:21 阅读:45